加入
我们
投稿
反馈
评论 返回
顶部

内容字号: 默认 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三一迁址:“囚徒困境”还是“国际化需要”?

2019-06-11 09:59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  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三一集团有限公司(三一集团)正计划将其总部迁往北京市,目前正在制定具体的搬迁方案。

  作为湖南省民营企业的三一集团,此次的计划搬迁地是北京市昌平区。此举若成,将是三一集团继1992年把总部从湖南涟源迁往湖南长沙之后的第二次战略大转移。

  不易受地方捆绑

  上述人士称,按照惯例,我们集团有一个内部早餐会,一般会在每周二开,但是本周挪到了周三(即11月21日)开。在本次会上,三一集团董事、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向员工公布了这一决定。

  至于搬迁原因,该人士称,是三一集团国际化的需要。

 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,三一集团职能总部和各核心事业部将全部迁往北京市昌平区,长沙基地将仅保留泵送事业部。其中,三一集团职能总部的搬迁被要求两个月内全部完成。

  据湖南省政府门户网站资料,11月10日晚,在北京梅地亚中心的十八大新闻中心接受中外媒体联合采访时,作为中共十八大非公有制企业代表之一的梁稳根曾表示,三一从零开始,在湖南经营到现在800多亿元的销售额,市值成为上市企业500强,主要也是得益于湖南良好的投资环境。湖南人吃得苦、办得蛮,湖湘文化对三一事业也是很好的支撑,三一永远不会彻底离开湖南。

  中投顾问机械行业研究员谢家宸认为,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同为在湖南区域成长起来的机械巨头,二者的发展态势不相伯仲,竞争情况也一度白热化。三一重工是民营企业,经营管理方式较中联重科更加灵活,市场应变力也较为迅速,不易受到地方政府捆绑。

  面临缺人危机?

  不过,三一集团权威人士称,目前搬迁到北京还只是打算而已,哪些部门搬、何时搬,都还没有确定,更不能说两个月内全部完成。

  事实上,我们到长沙20年了,和当地有广泛联系,一旦搬迁会涉及很多员工,还涉及相关组织架构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该人士说。

  此外,该人士还称,即便是动,马上能搬走的也仅仅是部分职能部门,而对于产品事业部的搬迁,现在还不现实。

  据湖南当地媒体报道,三一集团职能总部是三一集团的决策和管理机构,主要包括三一重工董事长办公室、三一集团总裁办和三一重工总裁办,以及行政总部、人资总部、财务总部、经营计划总部等核心职能部门。此次搬迁涉及30多名副总裁及以上的高管及职能总部1000多名员工。

  谢家宸认为,此次三一高层宣布搬迁,事发突然,大部分员工始料未及。长沙地区员工必然已经在长沙安家落户,未必愿意跟随公司的搬迁去往北京,在长沙附近另寻雇主或是无奈之举。三一也将因为相当部分员工的流失面临缺人危机,对完成业务有不利影响。

  国际化需要

  被问及搬迁的原因,三一集团权威人士告诉早报记者,跟从涟源搬到长沙一样,我们去北京也是一次战略转移。其实这个想法早就有了,只不过是现在宣布而已。还是因为集团国际化发展的需要,并且在北京能够更好地吸引人才。

  对此,谢家宸认为,北京确实是企业通往国际化道路上最便捷的据点。三一集团意图将业务拓展至海外,以北京为大本营是首选。同时,北京聚集了全国范围内的业务资源。

  在谢家宸看来,目前机械行业发展正步入低谷,三一集团想继续保持增长势头,须加大对海外市场的开拓。

  在北京参加中共十八大期间,梁稳根曾表示,国际化已经成为该公司的第三次创业,今年海外收入可达100亿元,约占总收入的15%,五年后海外收入占比将提高至40%~50%。他还称,三一2012年销售额1000亿元的目标已基本完成,10年后,希望三一的销售额实现3000亿元。

  当时,梁稳根还表示不会移民美国,我生一千次,都希望是在中国;死一千次,都会是在中国。三一总部计划迁京梁稳根曾表示永不会彻底离开湖南。

  政策支持或是主因?

  日前,三一集团创始人梁稳根透露总部拟迁往北京昌平区的决定。搬迁将涉及30多名副总裁及以上的高管和职能总部1000多名员工,搬迁被要求两个月内全部完成。

  三一重工11月30日发公告称,总部搬迁与湖南投资环境无关,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;而中联重科也发出严正声明,直指三一重工颠倒黑白。目前看来三一重工迁京的原因还未真正的清晰明白。

  中投顾问机械行业研究员谢家宸表示,北京是国内拥有国内外业务资源的最多的城市之一,以北京为业务据点便于三一重工扩展其国内市场占有率,同时凭借北京广泛的国际业务资源,三一重工能够加速国际化进程。虽然三一重工是民营企业,其仍旧受到中央政府的重点关注,想必政策支持是其选择北京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  资料显示,三一集团始创于1989年,是中国最大、全球第六的工程机械制造商。梁稳根是集团旗下三一重工主要创始人,现任三一集团董事长,2011年以500亿元的身家登顶,成为内地新一届首富。

  民企的囚徒困境

  明明可以通过有限合作降低竞争成本,提升效益,却偏偏要用高成本的敌意对抗,而让整个行业陷入发展的困局。

  日前,有媒体披露称,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三一重工前不久决定将总部迁离长沙,是因为遭遇同在湖南的竞争对手中联重科的打压,甚至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本人的家人也屡遭戕害。最终,三一在维权无果的情况下,被迫出走。

  在此报道问世前,三一方面已通过多种渠道释放出类似讯息,将自己搬迁总部的行为归咎于同城竞争对手的恶性竞争。而今,三一重工更摆出鱼死网破的姿态,向媒体爆料大量耸动细节,反击中联重科一直以来的欺负,甚至不惜直指中联重科与湖南当地部分公务部门共同打压三一。如此局面之下,且不论爆料内容之真假,仅凭两家同处一省、国内顶尖的机械龙头企业,在公共舆论平台上同室操戈至如此境地,就足以令人唏嘘,更应引发人们对中国民企商业文化的思考。

 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,中国民营企业确实在规模与效益上都取得了令人震撼的发展成就。但近年来众多的商业竞争案例,却令人遗憾地表明,体量上成长起来的民企对于商业竞争的认识,却仍停留在赢者通吃你死我活的阶段。于是,人们时常能见到,两家食品企业为了争夺市场,会纵容销售人员相互殴斗,两家制造业企业为了争夺国外订单,不惜血本大打价格战,而将整个市场价格拉低到国内同行都难以承受的水平,至于散播攻击对手的假新闻,甚至借助地方保护主义以公权力打压竞争对手之类的事情,也是屡有发生。

  这种零和博弈的结果,不仅是令同一行业的民营企业,将大量精力投入到彼此提防,却难以对行业发展的未来进行前瞻性思考,也令中国不少行业的整体声誉在国内民众乃至国际市场上严重受损,却令外国竞争对手渔翁得利。此时,中国民营企业往往就会陷入博弈论的囚徒困境之中,明明可以通过有限合作降低竞争成本,提升效益,却偏偏要用高成本的敌意对抗,而让整个行业陷入发展的困局。

  与之相比,不少国外企业,却能够通过有效的沟通以及相对开放的商业态度,依靠重复博弈,使双方的竞争态势不断接近帕累托最优,而双双实现效益和市场控制力的最大化。尽管这种均衡状态有可能会造成寡头垄断结果。最典型的例子,则莫过于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间的竞争。

  然而在国内,由于商业文化的制约,这种重复博弈继续变成了无效的循环,企业之间几乎不关注重复博弈带来的竞争效益上的变化,而始终保持着你死我活的商业态度,最终导致了同根相煎的多输局面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讲,三一将总部搬出湖南,可视为其破解囚徒困境的一种努力。然而,要彻底终结这种囚徒困境,则应通过更优的制度设计,促进商业文化上的进步。

  具体做法有以下三点:其一,应充分加强行业协会在行业竞争秩序规范中发挥的作用,培育出现代的商会文化,以加强行业企业间的自主沟通和协调。

  其二,进一步完善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等相关法规,以此提高恶性竞争的风险成本,并为企业合理维权提供切实有效的法律途径,而非透过媒体以悲情喊话博取公众同情和上级部门的关注。

  其三,部分地方政府需要加强投资环境的改善,避免因地方保护主义或其他因素使用行政力量介入商业行为。在三一和中联重科的纷争中,明明是两家企业的纠纷,当地纪委等部门却多次卷入其间,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局面,自然会严重影响外界对当地商业环境的观感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